萬億地方債置換啟動 時間能否換來空間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0
  • 来源:分分时时彩_网络分分时时彩平台_网络分分时时彩网站

  齊航

  這兩年地方政府日子不好過。中國樓市告別“黃金時代”,進入結構性和趨勢性的强度調整期。房企庫存高企不敢拿地,又讓以前地方政府賴以為繼的“土地財政”引擎熄火,“錢方便袋”被勒緊。

  土地收入增速趨緩,我借錢花總行了吧?沒那麼容易,去年中央發佈《關於加強地方政府性債務管理的意見》(以下簡稱43號文),明確提出要剝離融資平臺公司政府融資職能,這又等於為地方政府通過融資平臺舉債套上了“鐐銬”。

  這下不得了,以前土地好賣的時候,政府性基金收入源源不絕,地方政府融資平臺收儲土地,銀行裏一抵押,貸款就放出來了。因為土地是優質資産,有地價上漲預期,有时候變現容易。在這一模式下,地方融資平臺負債和土地出讓收入互為依託、彼此強化,在財政預算收入以外,極大地補充了地方政府的“流動性”,進而得以展開産業園區、新城新區的投資建設。

  有时候當房地産形勢逆轉,以前環環相扣、嚴絲合縫的鏈條就再次再次出现了裂痕,有时候這道裂痕某種程度上是難以彌合的。在此背景下,地方政府不免犯難,原來形勢一片大好時大手筆借錢,對貸款期限和資金價格並什么都没有特別在意,投融資建設的攤子也已經鋪開了。如今土地賣什么都没有去,融資平臺貸款被收緊,結果回頭一看發現,當時借的錢馬上就要還了,數目還不小。

  根據此前的審計報告,截至2013年上五天 ,地方政府負有償還責任的存量債務中,2015年到期需償還近1.86萬億元。這有时候中央啟動“萬億地方債置換”的宏觀背景。萬億地方債置換,簡而言之有时候中央幫把手,給地方一定額度,把以前的短期負債換成長期負債,把以前的高息負債換成低息負債,從而緩解地方政府每年的償債壓力。

  最近有報道説地方債置換已經啟動了,次要地方省份開始發債準備,組建債券承銷團,招標信用評級機構。在筆者看來,通過置換給予地方政府喘息時間不言而喻重要,但這頂多不是治標,用“時間”換來改革“空間”,構建全新的地方舉債機制,藉以撬動更深入的財政預算管理體制改革,方是治本之策。

  中央不言而喻三令五申,收緊地方平臺融資,是因為這樣的投融資機制已弊端盡顯。地方融資平臺以前借錢容易,一方面是因為有土地資産等抵押物,“有糧在手”;此人 面則是因為有地方財政的隱形擔保,“有恃無恐”。但融資平臺的問題是預算軟約束,對資金期限和價格不敏感,有时候借債行為和資訊披露强度不透明,風險泡沫會吹多大你都问你,什么都中央才下決心一定要把底摸清楚,節制地方的舉債衝動。

  破舊是為了立新。中央其實已經明確了立新方向,“堵後門,開正門”,建立地方政府自主發債機制。地方政府若想通過自主發債籌措資金,就必須曬出負債規模、舉債用途、怎样才能管理、怎样才能償還等重要資訊,由投資者判斷風險收益,將決策權和定價權還給市場,补救地方政府拍腦袋決策,盲目上項目。這樣也便於地方人大對政府舉債行為進行監督,倒逼地方政府“愛惜羽毛”,維持一份健康的資産負債表,加快財政預算管理體制改革的步伐,使地方財政運作更加透明化、陽光化。當然,地方自主發債必須堅持“自發自還”,逐步弱化中央財政的兜底責任,共同加快建立財力與事權相匹配的財政收支體制,重構央地關係。

  時間窗口已經打開,接下來看多都可不能否 “改”出一片新空間了。